乡村艳妇

作者:叱咤风云

    o陆王校长

    陆云紧随而出,只不过他也有自知之明临出mén的时候,随手在mén后拿了一根顶mén闩——一米多长的粗棍子。

    “小云……”刘寡fù一看要坏事,先不说陆云会不会挨打,单单只陆云动了家伙,这要真打红了眼,指不定会闹出什么1uàn子,就是出人命也有可能啊。

    陆云听到刘寡fù的唤声,脚步一顿,头也不回地道:“婶,你放心吧,死不了人。”说完,嗖的一声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云……”陆云越这么说,刘寡fù越是不放心,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,飞快的冲出柜台,跑向屋外。

    等刘寡fù冲到屋外,陆云早就和那三个小破máo打在了一处,那三个小破máo不知道从哪nòng的家伙,一人一根棍子死命地砸向陆云。

    俗话说,猛虎架不住群狼,好汉还架不住人多呢。

    陆云虽然身手敏捷,毕竟年纪在那摆着,对手又是三个人,起初还能躲闪,到后来四个人直接那棍子互敲了。

    刘寡fù瞧的胆颤心惊,偏偏旁边位数不少的看热闹的,没有一个出面阻止,不由急上心头,哭出声来:“别打了,你们别打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陆云也不知道身上挨了多少棍子了,只知道对方不敢吓死手敲他的脑袋,因此索x陆;ng硬碰硬,挨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艹你麻痹的啊,三个人打我兄弟。”

    就在陆云快要支撑不住,刘寡fù束手无策失声痛哭之际,一声爆喝传来,旋即有一条人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刘寡fù借着月光定睛望去,只见那说话之人宛如一头小豹子一般,迅猛的冲进1uàn战在一起的四人,一个冲撞把正拿棍子狠砸陆云脊梁的一个小破máo撞倒在地,跨步骑在他身上,啪啪就是俩大嘴巴子,直chou的那小破máo头脑昏沉,几yù晕厥。

    “周全,你***怎么才来?”陆云见来了帮手,顾不得身上火辣辣的疼痛,抡起顶mén闩冲着一个小破máo的脑袋bsp;   被称作周全的男生啪啪又chou了那男生两巴掌,夺过那家伙的棍子,这才站起身向陆云这边冲来,边跑边叫道:“擦,不知道怎么搞的,突然拉起了肚子,要不是这天热的要命,想买瓶汽水喝,还不知道你在这和人干仗呢。”

    这周全身高和陆云相差无几,却明显要比陆云壮实,相貌说不上是豹头环眼狰狞相,也不乏彪悍之气,是陆云在学校里唯一的一个铁哥们,也是一个读书废物,打架强的货sè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先收拾了这两个家伙。”一对二对轰,陆云压力骤然减轻,但是仍然挨了不少棍子,也就仗着打架的时候血气上涌,感觉不到多少疼痛,要不然早被打趴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瞧好吧。”周全大叫着,挥舞着棍子扑了上来,“兀那小贼,赶紧给爷爷磕三百个响头,否则定取尔等狗命。”

    周全这话,完全是照搬评书上英雄豪杰战贼寇时的台词,话一出口,马上引来旁边看热闹的学生的哄笑。

    刘寡fù也被逗得破涕为笑,还好陆云来了帮手,要不然还不知道要被打成什么样呢?

    只要不出人命,事后自己去找校长那老家伙,这事应该就能对付过去了。

    刘寡fù也可说是看着陆云长大的,对他打架的狠劲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,现在二打二,虽然年龄上不占便宜,,可是陆云和周全的身板子在那摆着,应该不会吃亏了吧。

    刘寡fù圆睁杏目,一边想着心事,一边盯着场中的动静。

    周全这家伙下手可不像陆云那样含蓄,木棍子抡起,棍棍照着那小破máo脑袋而去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住手。”

    就在四个人打得难解难分之际,一声极具威严的断喝传来,四人当即停手,脸sè变得说不出的难看。

    四周看热闹的学生听见这声音,呼啦一声四散,片刻间鬼影子都不见一个了,空地中只留下呆愣当场的陆云四人,还有一个躺在地上直哼哼的小破máo,另一个见机的快早跑的没影了。

    刘寡fù脸上却布满了笑容,疾步迎向一个年纪大约在五十多岁左右的男子,笑着道:“王校长啊,您可来了,这都要出人命了啊。”

    王校长寒着脸看了陆云几个一眼,等看到刘寡fù时脸上yīn云尽散,呵呵笑道:“秀莲呀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刘寡fù趁机道:“还能有什么事,还不是你这学校里教出的好学生,趁下课的人多的时候,来我的小卖部偷东西呗,被现后不仅不认错还开口骂人……”

    刘寡fù舌灿莲hua,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,王校长皱着眉头,不断的出怒哼,尤其是听到刘寡fù说到那几个小破máo当着一众学生的面说他们俩之间有jian情时,几乎当场被气死。

    当然其中不乏刘寡fù故意夸大之言,并把陆云和周全抱打不平讲的绘声绘sè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,明天去我办公室,带着你们的家长来。”王校长直奔过去,恨不得一脚踩死那个躺在地上的小破máo。

    三个小破máo再嚣张,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和校长对抗啊,听王校长说完,个个耷拉着脑瓜子灰溜溜的离去。

    事情摆平,刘寡fù急忙跑过去,抓着陆云的手臂,焦急的询问道:“小云,你没事吧,你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劲头一泄,陆云在刘寡fù的询问声中,就感觉身上就像着了火一样,疼刺啦的难受的要命。

    刘寡fù瞧在眼里,心疼的道:“走,先去婶屋里躺会,检查一下看伤到骨头没。王校长,今晚多亏了你及时赶到,进屋来喝杯水吧。”招呼了一声王校长,扶着陆云进了小卖部。

    周全随手丢了棍子,语寒不满的嘀咕道:“他不来我照样能收拾了他们,为啥我帮了忙,都不带和我说句话的。”虽然也担心陆云的有没有受伤,但是人刘寡fù没搭理他,他也不好进去找没脸,哼了一声耍手进了校园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