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艳妇

作者:叱咤风云

    o15暴怒的铁老太太

    铁老太太并不老,年纪在四十岁左右,和陆云的三婶差不多年纪,年轻时据说练过功夫——铁砂掌。***学校里再难斗的学生落在她手里,也没个好,因此得了个铁老太太的绰号。

    随着铁老太太走进教室,1uàn哄哄的教室内顿时鸦雀无声。陆云缩着脖子坐在座位上,难得的老实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家随意复习一下昨天的功课,记住不要捣蛋,不要大声喧哗影响别的同学温习功课,有不想复习的可以趴桌子上睡觉。”铁老太太jīng神瞿烁,微低着头,刺人的目光从厚厚的眼镜片后面穿透而出。

    几十个学生听到她的话,马上认真温习起功课来,没有一个敢趴桌子上睡觉的。

    陆云也不例外,捧着历史课本看得津津有味,只不过他心里现在却正想着昨天和今天早上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先是小美nv陆小英出乎意料的表白,接着就是和刘寡fù之间生的风流事,再然后是食堂柳芸的挑逗,这一切来得也太过突然了些,一时让他有些如在梦中的恍惚感。

    陆小英就不说了,两人从小一起长大,说不上青梅竹马,也差不多少,要不是陆云是买来的孩子,买他的老爹陆丰又死的早,说不定两人长大后还真能凑合在一起。只是现在,陆云máo都不是一个,怎么配得上陆小英呢,不是陆云自卑,而是小英的老子村长,绝不会答应把小英嫁给他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能娶到小英做老婆,我这辈子就很知足了。想到自己róu捏陆小英xiong前的两只小白兔时,小英反应出的羞涩,心里又开始痒痒起来……

    虽说没能把陆小英给吃了,半路刹车的滋味让他郁闷了一段时间,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刘寡fù刻意的引yòu,凭借自己出现的表现,应该是把刘寡fù给彻底降服了,自小生在这块土地上,这里的男人是什么货sè,他陆云心里可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只不过刘寡fù给他塞在塑料袋里的五块钱,多少有些让他心里不舒服,懒得想了,她要真是把自己当小白脸子给养起来,大不了以后再不和她来往就是了。

    虽然刘寡fù的沟壑是万中无一的名器,可陆云还没傻到这么丁点的年纪就做小白脸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现在,最让陆云心痒难耐的就是柳芸了,这小sao狐狸,不知道哪根筋出了叉,以前学校里那么多的老师和高年级的学生想勾引她,最后的下场却是被妈的狗血淋头,今个怎么会主动勾引他呢?

    自己一没权利,二没地位,唯一能引以自傲的就是自己的二弟了,难道这小sao货也知道自己的宝贝不同凡响,想尝尝是啥个滋味?

    拼了,既然是她主动勾引在先,我难道还会怕她!

    陆云这会完全是sè胆包天,丝毫没想过如果这事是个圈套,他以后根本就别再想在学校继续呆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话说回来,貌似陆云还真没有值得让人下套子的资本。

    美nv送上mén,不干白不干,干了也白干。

    陆云盯着书本,眼珠子一动也不动,脑子里开始把柳芸和刘寡fù两人做起了比较。

    刘寡fù的乃子和柳芸的看起来差不多大小,只不过刘寡fù的屁股要比柳芸tǐng翘一些,大概是没有胜过孩子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不知道柳芸那小sao货,是不是和刘寡fù一样,身怀名器。

    陆云正在yy着,把柳芸压在身下,疯狂动作的时候,脑瓜子上冷不丁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陆云下意识的一挥手,就准备站起来大骂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怎么软软的,貌似还捏到了一个柔软的突起。

    陆云的手正好碰在打他的人xiong前,巴掌里顿时传来一阵极为熟悉的柔软感,好大好软的乃子啊!

    陆云还没来得及感叹完,脑袋上又挨了一巴掌,紧接着一声怒吼响起:“陆云,你给我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日啊,是铁老太太!

    走神的陆云听到这声怒吼,彻底清醒了过来,想站起来可是tuǐ肚子直打颤,急忙把手缩回来,低着头闷声道:“老师,对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铁老太太拧着眉,瞪着眼,恨不得把陆云一巴掌拍死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陆云咬着牙,哆嗦着站起身,看了一眼因羞怒脸孔有些狰狞的铁老太太,苦着脸滚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铁老太太确实是怒了,在学校里有哪个学生不怕她的,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一个小不点mo了xiong,幸好班里的学生对她比较惧怕,陆云又在最后一排,除了陆云的同桌,正红着脸把头埋在课本里的梁红yù之外,应该没有别的学生看见。

    铁老太太左右看了看,见其他学生投过来的目光中都透着míhuò,这才放下心来,瞪眼道:“看什么看,赶紧温习功课。”

    转身离开的时候,颇有深意的对梁红yù说道:“红yù,好好温习功课,不要多说话,知道么,老师一直都很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梁红yù红着脸,点头答道:“我知道老师。”

    铁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,大步走出了教室,准备找陆云算账。

    “陆云,跟我到办公室来。”铁老太太yīn沉着脸,恶狠狠的对陆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真的不是有意的,您……您就饶了我吧。”陆云出来的时候,想撒丫子跑人的,但是想到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,只能硬着头皮听候铁老太太的落了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赶紧走。”铁老太太瞪了他一眼,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,丝毫不担心陆云会chou冷子溜号。

    陆云耷拉着脑袋,一脸的愁苦,nainai的,怎么就会mo了她呢?这下子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陆云朝mo了铁老太太的左手吐了口吐沫,心里叫道:你y的死贱手,这回可真要害死老子了。

    抬头看向走在前面的铁老太太,双眼定格在她一扭一扭的féi屁股上,擦干净了手,暗道:铁老太太貌似比三婶还要有风韵,这屁股扭的,要不是年纪大了些,肯定是众多男人打灰机的对象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