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艳妇

作者:叱咤风云

    o11九曲回廊

    吃完了早餐,刘寡fù麻利地收拾起碗筷,催促陆云赶紧走。

    陆云吃饱喝足,二大爷似的坐到g上,翘着二郎tuǐ道:“婶,急什么呀,现在距离上课还早着呢,我再陪您聊十块钱的呗。”贼眼滴流1uàn转,始终没有离开刘寡fù的身体。

    刘寡fù被他的话逗的一笑,摇摇头道:“小王八崽子说话就没个正形,我看你长大后谁家的闺nv敢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打一辈子光棍呗,咱村里又不缺光棍,多我一个还能咋地。”

    刘寡fù闻言,上前在陆云额头上戳了一指,怒道:“看你这点出息,咋地,现在就打算做一辈子光棍了?你长大后不是说要做个睿智的男子汉么,怎么这一会时间又想做光棍了?”

    陆云苦笑:“婶,你也不看看我这出身,亲爹亲妈把我卖给了陆丰老爹,没两年悲催的我连后爹后妈都没了,虽说有三叔三婶他们收留我,但是我这辈子要是一直待在这儿的话,以三叔的经济条件,根本没有能力给我娶一房媳fù。就算三叔砸锅卖铁,想给我寻mén亲事,又有哪家会把闺nvjiao给我这个屁máo都没有,连爹娘都不知道是谁的小野种呢?”

    陆云这话说得悲悲切切,自嘲的极为厉害。

    刘寡fù自然是知道陆云的境遇的,闻言轻叹了口气,道:“那你更不能自暴自弃了,好好读书考上大学,将来会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的。”

    陆云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婶,我实话告诉你吧,我根本就不是块读书的料,我现在一看见书本,脑袋就嗡嗡直响,要不是三叔他们对我有养育之恩,我现在早就离开这儿,去社会上闯dàng了。”

    刘寡fù愕然望着陆云,很难相信这番话是出自一个只有不到十四岁的少年之口。

    “婶,这大清早的咱就别提这些扫兴的话题了,还是说说咱俩的事吧,要不我这十块钱岂不是白hua了,嘿嘿。”

    陆云晃了晃脑袋,悲切的表情瞬间在脸上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那招牌式的玩世不恭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小王八崽子,三句话不离本行,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蛋子。”

    刘寡fù笑骂道,上前就要用巴掌chou陆云的屁股。

    陆云哪能让她得逞,嬉笑着躲了开去,双手迅疾伸出,反将刘寡fù抱了个满怀,一时间温香软yù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刘寡fù想要挣开,哪成想陆云力气大的吓人,挣了几挣根本没有一点儿希望,软语哀求道:“小云,别闹了,这马上就要到上课的时间了,就别在婶这耽搁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陆云啵的一声,在刘寡f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,坏笑道:“婶,我有个问题哦,你能不能给我满意的答案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,你说吧,只要婶知道的,一定会告诉你的。”该死的陆云在她耳边轻轻呵着气,nòng得她心里一阵麻痒,挣又挣不开,只能任其摆布。

    陆云想了想,双手不由抱的更紧了,坏笑着问道:“我昨晚觉你和我三婶的不一样啊,这是咋回事啊?”

    刘寡fù楞了一下,随之羞红了脸,不过很快又骄傲的抬起头,得意的道:“那当然了,婶这可是十大名器排名第二的九曲回廊呢,你三婶什么货sè,怎么能跟我相提并论呢!”

    九曲回廊?!

    陆云第一次听说这名目,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婶,什么是九曲回廊?什么又是十大名器呀?求指点啊!”

    刘寡fù抬头看了看时间,还有十五分钟才到上课的时间,不解释清楚,这小王八崽子肯定不会放过自己,于是说道:“你先把我放开。”

    陆云急于知道答案,哦了一声,急忙松开了双手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我们nv人基本上都差不多,不是有句话么,说我们nv人除了皮囊有高矮胖瘦丑俊之分,晚上关灯钻进被窝,都是一样的玩意。但是也有例外,像婶的就和其他nv人不一样,甚至可以说万中无一,十万个nv子之中,也未必找得出一个像婶这样天赋异禀的来。”

    “婶,你就别饶圈子了,赶紧说说是咋回事吧。”陆云火烧屁股似的连声催促。

    刘寡fù见他猴急的模样,吃吃笑道:“小王八崽子,给老娘竖起耳朵听好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婶,你别磨蹭了,赶紧给我说说,要不然我真的不行,受罪的还不是你么?”

    刘寡fù坐直了身子,缓缓说道:“其实我也是偶然知道自己身有名器的。”

    笑了笑,刘寡fù慢慢为陆云解开了什么是十大名器的谜题。

    所谓十大名器,是对身具异禀的nv子神秘地带的统称,以优秀程度排位为:一枝独秀rǔ燕纷飞三珠水四季yù涡五龙戏珠六面埋伏七窍玲珑八方风雨九曲回廊十重天宫。

    其名器优秀程度越往后越高,也愈彰显着其可遇而不可求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十大名器各具妙用,凡身怀名器者,都乃人间nv子中不可多得的尤物。

    身怀名器者也有优劣之分,以刘寡fù的九曲回廊为例,普通的成为‘羊肠’,极品者便是‘九曲回廊’了。

    陆云仔细听着刘寡fù说出的每一个字,暗叹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啊,原本以为nv人那儿都是一样的,却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的道道,真真是大开眼界了。

    刘寡fù之所以知道自己身具名器,是因为以前遇见过一个城里来的阔老板,经人介绍两人生了关系,那老板一上刘寡fù的身子,便惊呼走了大运,居然遇见了传说中的名器nv人。

    那一番纠缠啊,让刘寡fù对男人的那玩意有了全新的认识,也明白了自己身具名器,不同于其他nv子了。

    刘寡fù侃侃而谈,解说的极为详细,一时不免吐沫横飞。

    ”小云,你都清楚了吗,以后遇见别的nv人身带名器者,可别忘了婶今天对你的教导啊。”刘寡fù喘了口气,望着陆云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婶,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一番教诲。”陆云一脸正sè,紧接着坏笑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