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艳妇

作者:叱咤风云

    o1o清晨的旖旎

    “懒鬼,太阳照屁股了,还不快点起g。)”

    陆云躺在g上睡的正香,身上搭了一条薄单子,遮掩住了并不瘦弱的身体,嘴角的哈喇子nòng湿了好大一片g单。

    昨夜接连酣战,令他疲累难当,此时在梦境里,犹自回味着和刘寡fù大战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陆云只觉得屁股蛋子一阵火辣辣地疼,痛哼着睁开了有些浮肿的睡眼。

    “婶,你干嘛打我,我正做着美梦呢,关键时刻被你一巴掌给搅黄了,你得赔我我的美梦。”

    陆云róu着疼痛难当的脑mén,忍不住埋怨道。

    昨夜的放纵加上喝了大量的白酒,陆云此时的jīng神看上去竟有些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在梦里,梦见婶了。”

    刘寡fù已经穿戴整齐,脸sè依旧红润,丝毫看不出昨夜的宿醉和放纵,在她脸上留下点滴的痕迹,似乎这样的事情她早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“婶,你真神了,我不仅梦见你了,还和你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刘寡fù急忙打断陆云的话,摘下系在如蛇般纤细的腰肢上的围裙,笑骂道:“小sè鬼,满脑子的肮脏念头,再不起来,婶可要揪你的小**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,婶你要揪坏了,以后你可就享受不到那飘飘yù仙的美妙滋味了呢。”

    陆云一骨碌爬起身来,这天sè已然不早,如果起的晚了,被别人现他在刘寡fù屋里过的夜,那他现在就可以直接玩完,爱哪玩哪玩去了!

    “去你的,你可一点也不老实啊,昨晚爽歪歪了吧!”

    刘寡fù咯咯笑着,伸手在陆云的屁股蛋子上拍了一巴掌,xiong前的山峰随着笑声,一阵汹涌澎湃。

    陆云跳了起来,把头埋在她的间,呢喃道:“婶,我快变g人ròu干了,,今早上有啥补偿没?”

    “小云,我怎么感觉你老是流里流气的,你可千万别学坏了。”

    刘寡fù心中陡然生出一丝担忧,对陆云未来的担忧!

    “婶,你放心吧。我不过就是爱打打架什么的,不会学坏。”

    陆云吸了吸鼻子,脑袋在刘寡fù傲娇的间,一阵猛拱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现在年纪还小,有很多事情你并不懂。记得以后不要那么冲动,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。”刘寡fù淳淳教导。

    陆云抬起头,呵呵一笑说道:“婶,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就好了,我保证以后不会这么冲动,做一个睿智的男子汉大丈夫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贫嘴了,赶紧穿上衣服,洗洗脸,准备吃饭了。”刘寡fù笑道。

    陆云笑道:“婶,我还想睡会,你昨晚简直是个恶魔,都要把我的小身子骨给折腾散架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刘寡fù擂了他一拳,面带笑容的说道:“我警告你啊,现在已经五点半了,你要再不起g滚蛋,嘿嘿……下场你知道哦。”

    陆云一听这话,马上离开刘寡fù的身子,火急火燎地找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在这呢,真不知道你三婶怎么回事,衣服破了也不知道帮你缝一下。”刘寡fù叹着气,在身后的椅子上拿起陆云的衣服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婶,这是你缝的么?”陆云接过递过来的衣服,迅穿在身上,心中有一丝莫名的感动。

    “不是婶给你缝的,难道还是你三婶那sao狐狸帮你缝的么?”刘寡fù讥笑道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陆云无语至极。

    看到陆云穿好了衣服,刘寡fù看着他说道:“小云,昨晚婶喝多了,有些话你就当没听见吧。”

    刘寡fù的话一出口,气氛不仅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婶,你放心吧,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有些话我只当做耳边风,转眼就忘了。不过,有一点你可不能抵赖啊?”

    “啥,你说?”

    陆云一脸为所的笑道:“就是你答应做我nv人这件事,无论如何也不能反悔,你可别让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啊。”

    刘寡fù啐道:“滚蛋,就你还幼小的心灵?而且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你的nv人了?”想到昨夜的疯狂,虽是酒醉,刘寡fù仍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好歹自己也是拥有名器在身的nv人,居然被一个小máo孩给征服了,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赶紧吃点东西,吃完马上离开。婶不怕什么,你就不一样了,要被人看见你在我这儿过夜,你就一生就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云也怕被人看见啊,起身洗洗脸漱漱口,一切收拾妥当,忽然想起自己的铁驴,急道,“婶,我的车子还有这个星期的口粮,没被别人偷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给你推到屋里来了,等你想起来,早被人偷了。”刘寡fù夸张的挥了挥手,笑道。

    陆云一阵唏嘘感叹,nv人就是心细啊!

    说话间,刘寡fù把做好的早饭端了上来:“多吃点吧,你这个年纪正事长身体的时候,不要因为那事,吧身子都搞垮了。"

    早饭是一碗面条,外加两个荷包蛋一根火tuǐ肠,,在这偏僻的农村,已经是很奢侈了。

    陆云一边吃一边说道:“婶,为啥只有一碗,你的呢?”看到只有一碗,陆云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刘寡fù笑看着他,柔声说道:“婶吃过了。你吃完了赶紧去上课,千万不要耽误多了学业。”

    陆云透过窗口,看了看依旧昏暗的天sè,扭捏的笑道:“婶,你昨晚上太给力了,一会还能不能再来一次?”

    “屁,小犊子吃完赶紧滚蛋,一会老娘还要开mén做生意。"刘寡fù扬手作势yù打。

    陆云缩了缩脑袋,把嘴角的面条秃噜进去,笑道:“婶,我以后还能继续过来帮你不?”

    “看你表现了。”刘寡fù笑了笑,心里对陆云早就另眼相看了。昨天晚上虽然喝大了,但是那从没有过的快感,始终伴随着她。

    是因为老牛吃嫩草么?

    刘寡fù自己也不清楚,为甚么在陆云的冲击下,自己身体会变的那么敏感,一次次地到达无法言语的美妙巅峰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