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艳妇

作者:叱咤风云

    o9酒醉后的疯狂

    “小云,你知不知道,我和你柱子叔结婚只有三天,只有三天,他就离我而去了啊,你明白一个曾经年轻的nv人失去丈夫的痛苦么?你明白吗?明白吗?”

    陆云无语,唯有沉默。

    虽说柱子叔是为了图方便搭了陆丰老爹的拖拉机,但是毕竟是陆丰老爹cào作不当,致使生了惨痛的事故,不仅村里多了几个年轻的寡fù,陆云这个被买来的孩子,更是变得连后爹后妈都没有了,从此无依无靠,被村里的孩子恣意欺辱,致使他养成了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,惹我一丁点nòng死你全家的脾x陆;ng。

    人都说酒后吐真言,刘寡fù在这一刻仿佛把压抑了十几年的委屈,当着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的面,全部爆了出来。

    哭闹了半天,刘寡fù终于累了,喝完最后一杯酒,一瓶高度白酒彻底地底朝了天。

    陆云大着舌头,安慰道:“婶,你就别伤心了,你一个nv人家要养活自己也不容易。我还不是被村里人骂做是天煞孤星么,说我克死了陆丰老爹和老娘,三岁大的孩子都知道我是买来的野种。”

    “要怪的话,也只能怪咱们这狗屁地方的风俗,你嫁给柱子叔那会也就二十岁左右吧。柱子叔走了,为啥要容让你守寡到老?男人死了后,nv人不得再嫁的狗屁规矩,是哪一个龟儿子定出来的,cào!”

    陆云双眼火红,语气中充满着无尽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小云,你……你别说了,只怪婶命苦。”刘寡fù听到陆云的话,心里似乎有无数的委屈,伸手晃了晃酒瓶,见没酒了,嘴里自顾念叨着什么,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就要去拿酒,接着喝。

    “婶,你去干嘛?你不能再喝了。”陆云急忙拦住她,喵了个咪的,再喝下去就要酒jīng中毒进医院了。

    刘寡fù不依,刚刚止住的泪水再次汹涌而出:“你管我干嘛,我不要你管,要不是你老爹陆丰,我怎么会年纪轻轻就做了寡fù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在酒jīng的刺jī下,刘寡fù妖娆妩媚的面庞,越红yànyù滴,晶莹的泪水滑落,楚楚动人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陆云拦腰将她抱住,温香满怀,陆云却没有丝毫的邪念,有的只是对刘寡fù深深的愧疚和歉意,毕竟柱子叔的死陆丰老爹如何也是脱不了干系的。

    醉酒后的刘寡fù手劲大的出奇,几乎掰开陆云搂着她纤腰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婶,你别闹了,很晚了,你睡会行不。”陆云没有办法,只能一边哄着一边把刘寡fù扶到g上躺下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光听说过男人耍酒疯,这nv人耍起酒疯来,也毫不逊sè啊。

    陆云倒了杯水让她喝下,坐在她身边怔怔地出神,今晚上看来只能打地铺了,擦,早知道这样就不让她喝酒了。

    “疼,我头疼的厉害……”刘寡fù皱着弯眉,痛苦的呻yín道。

    陆云喝的也不少,奈何也不能眼看着刘寡fù受罪,只能强打着jīng神,在她脑mén上轻轻róu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长,陆云脑子开始泛起了mí糊,双手机械似的运动着,殊不知刘寡fù已经清醒了不少,怔怔地看着他,眸子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小云,别róu了,你也来g上睡会吧。”

    陆云猛然惊醒过来,见刘寡fù直直看着他,一时竟有些害羞起来,道:“婶,你感觉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刘寡fù坐起身来,往里挪了挪,道:“睡会吧,婶不该让你喝酒的,对不起啊小云。”

    陆云也实在是困极累极了,见刘寡fù把g腾出了一块地,也不顾背后的伤势,毫不客气地躺在了上面,闭着眼道:“婶,你要再不给我腾地,我就要坐着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刘寡fùróu了róu兀自有些疼痛的脑袋,歉然道:“那婶给你点补偿吧。”说着,俯身ěn上了陆云的。

    陆云本想问怎么个补偿法呢,话还没说出口,就直觉一个火热的身子压了上来,紧接着嘴巴也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一条香舌灵巧的撬开他的牙关,贪婪的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扑鼻的酒气带着一丝浓重的狂烈,刺jī着陆云昏昏yù睡的大脑,三友三分之三秒的愕然过后,陆云意识到生了什么事情,双手猛然抱住那无一处不透着yòuhuò力的身躯,骨子里的野x陆;ng被彻底引燃,瞬间化被动为主动,翻身而上。

    酒jīng是最好的催情剂,这话果然不假。

    灯光摇曳,昏黄如沙,两个酒后mí情的人儿在小小的单人g上翻滚着,极力的索求着自己内心真正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纠缠!无休止的纠缠!

    浓重的喘息、**的娇yín,化作狂雷闪电、疾风骤雨般的纠缠和索求,世间的烦恼在这一刻被远远抛离,有的只是无休止的抵死缠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暴风雨停止的时候,g上两个人俱都疲累不堪。

    酒醉后的疯狂使刘寡fù不一刻便沉沉睡去,娇媚的脸颊上带着一丝满足的微笑,只是为何她眼角却始终有一滴泪珠,悬而不落?!

    陆云怔怔出神地看着刘寡fù,从未有过的征服感在心里蔓延开来,轻轻走下g,拿了一条máo巾擦去她曲线玲珑的身躯上的汗水,陆云关上灯,静静滴躺在g上。

    窗外夜sè正浓,一片乌云飘过,遮住了原本皎洁的月光,野地里传来各种昆虫和夜枭的叫声,偶尔有叫bsp;   扯开难听的嗓音一声声的叫着,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陆云躺在g上,碾转反侧难以入睡。

    如此jī烈的疯狂过后,他居然没有一丁点儿的睡意,背上的伤痕被汗水浸泡,说不出的刺疼,然而,这样的疼痛却让他有一种非常享受的感觉。

    痛,有时也是很愉悦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陆云闷sao的想到,脑海中闪过方才疯狂时的情景,初次感觉到的征服感再次涌上心头,然而一丝失落也同时在心底泛起。

    刘寡fù方才那样几乎疯狂的投入,大半是因为酒后将自己幻想成了早已离开人世的柱子叔了吧。

    陆云心中不爽的同时,倍加觉得刘寡fù这一辈子活的不易。

    可怜的nv人,可悲的自己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ps;

    推荐圣堂都市力作《千娇百媚》,兄弟们去鼎力支持啊,更新绝对给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