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艳妇

作者:叱咤风云

    o7校长也猥琐

    “王校长,你先坐,我把小云扶到屋里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进了屋,刘寡fù招呼了王校长一声,径直把陆云扶到了里屋,悉心询问了一下,觉陆云并没有伤到骨头,这才放心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这孩子没大碍吧。”王校长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没伤到骨头,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王校长才好。”

    王校长站起身,踱步到里屋mén口,眼光有意无意的瞟了瞟躺在g上的陆云,笑道:“谢什么,都是我们学校管教不严,才酿成了今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见陆云仿佛睡着了一般,王校长一把抓过刘寡fù,把她拽到一边,小声道:“秀莲,你要真想感谢我,今晚上就给我一次吧,这几天都快憋疯了。”

    陆云虽然全身疼痛难忍,不想动弹分毫,但是那小破máo说的话却犹在耳边缭绕,心道:难不成这刘寡fù和校长真的有一tuǐ?

    想到此处,蹑手蹑脚的下了g,来到里屋mén口,恰好听见王校长猴急般的话语。

    陆云一愣,看来传闻还真是不假,刘寡fù和王校长的确有一tuǐ,按下心头的兴奋,侧耳继续偷听。

    只听刘寡fù刻意压低着声音道:“今天不行,小云为了我被打成那样,我怎么刻意不管他。”

    王校长一听就急了:“你不是说没伤到骨头吗,让他回宿舍不就行了,我准他几天假,回家好好休息休息。你就和我来一回吧。“

    “你小声点,被小云听见多羞人呀。”

    王校长情急之下倒忘了这茬,咳嗽一声,大声道:“秀莲,给我拿包烟,没烟bsp;   “还要一根筋?”刘寡fù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积极配合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这烟chou的带劲。”王校长哈哈一笑,又附到刘寡fù耳边,低声道,“就像你一样,chou过一回就再也忘不了了。好秀莲,你就答应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王校长急道。

    刘寡fù搪塞道:“我例假来了,过几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王校长一听就急了,叫道:“你不是前几天刚来了吗,怎么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点声呀。”刘寡fù闻言,横了他一眼,忿忿道:“还不是你们这些臭男人,nòng的我大姨妈说来就来,都没个准时准点了。我不管,过几天你要带我去医院检查一下,该不是被你传染上了什么疾病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我就再忍几天,等你让我爽了,我马上就带你去医院检查。”王校长郁闷的叹了口气,“我隔俩月就体检一次,没现有病啊,不会是你和别的男人瞎搞,搞出máo病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呸!你个老东西,拿我当什么了,母狗吗?”刘寡fù等着一双凤眼,怒骂道,“学校里的nv老师,几乎都被你干了个遍,你也不怕老天爷报应,打雷劈死你个老sè鬼。”

    “得,秀莲,我怕了你还不行吗。我错了,我向你陪理。”王校长躬身的时候,伸手在刘寡fùxiong前捏了一把,嘿嘿笑道,”学校里那些nv教师,要有你一半的功夫我就烧高香了,我先走了,你好好养身子。”

    等看不见王校长的身影时,刘寡fù关上了mén,快步进了里屋,还没等她开口,陆云嘻嘻坏笑道:“刘婶,你和王校长之间还真有那种关系啊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刘寡fù笑道,“你还吃醋了,你不是还和你三婶那老不知羞的做了见不得人的事?”

    陆云脑袋一懵,三婶到底把他们之间的事告诉了多少人?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吃醋,要吃也只会吃刘婶的乃。”陆云避开话头,猥琐的笑着看向刘寡fùxiong前那两团丰盈的突起。

    刘寡fù笑骂道:“小sè鬼,这么小就会调戏nv人,长大了必定是个害人jīng。”

    边说边向陆云走去,关切地道:“让婶看看,你身上的伤严重不。”

    陆云嗯了一声,乖乖脱掉了上衣,趴在了g了。

    入眼是一道道纵横jiao错令人触目惊心的红肿伤痕,刘寡fù捂着嘴,眼泪哗啦一下子流了下来,哽咽道:“小云,你……你疼不?”

    陆云心说这不是废话么,那可是实打实的挨棍子打架啊!

    “不是太疼,就是感觉火烧火燎的,难受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刘寡fù看着那一道道尺长的肿痕,再也忍不住了,呜呜哭了起来,坐到g边抱着陆云的脑壳,哭道:“你说你逞什么能,现在好了,被打成这样,万一出现什么三长两短,你让婶怎么办才好。”

    好暧昧的话呀!

    陆云chou了chou鼻子,把脸用力埋在刘寡fù傲娇的双峰之间,感受着柔软上传来的热度,嬉笑道:“婶,你哭啥,我真的没事,要不我出去在教训那几个ho;n蛋一顿,让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婶,你看见周全了没有?就是刚刚帮我打架的那个。”陆云抬起头,仰望着刘寡fù问道,嘴的高度恰好处在刘寡fù丰盈上面的颗粒所在。

    刘寡fù呀了一声,手拍着额头道:“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呢,刚才只顾着你了,把人家给晾在外边了,我这就出去把他叫进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估计他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刘寡fù有些愧疚的道:“那你见到他的时候记得帮婶向他道歉啊。”

    陆云点了点头,心里乐开了hua,看来周全这小子也不傻么,知道给自己留了sī人空间,嘿!

    陆云正在无限yy的时候,耳边传来刘寡fù愁苦的话语:“小云,我这里也没什么yào,要不我带你去镇上的卫生所,让大夫给你上点yào吧。”

    陆云脑瓜子直摇,开玩笑,去镇上这一来一回的得耽误多长时间,有这空还不如做点实事来的好,于是说道:“婶,这么晚了怎么去啊,再说我这些都是皮ròu伤,上了yào也马上起不了啥作用,忍一会就过去了。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陆云说完,又把脸埋在了那双峰间的壕沟内,丝丝香气传进鼻端,背上的灼痛感居然没那么明显了。

    刘寡fù犹豫了片刻,咬着牙道:“那好吧,你今晚就住在婶这儿吧,疼的受不了的时候,就告诉婶一声。”

    陆云抬起头,笑道:“知道了婶,我可是正儿八经的男子汉了,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,以前跟村里的孩子打架的时候,不也经常这样吗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孩子呀……”柱子虽然因为搭了陆丰的便车才导致一命归西的,但是刘寡fù生x陆;ng善良,对陆云非但没有仇恨,还在陆云无依无靠时经常给他点吃的,想及以往陆云被村里的孩子嘲笑时,忍不住悲从心起。

    陆云此时却没心思揣摩她话中之意,目光盯在刘寡fù高耸入云前的突起,一口咬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熬夜写的啊,求砖求收藏……